博客网 >

二月镇反和五一六集团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越来越理解那么多研究文/革的人为何私下强烈反对搞什么文/革纪念馆了。
  
  一者、巴金本人对文/革的认识以及他对文/革纪念馆的表述与我党那个决议并无太大出入,那么这个纪念馆纪念什么?难道是纪念我党为毛辩护的那个文/革谎言?二者,大量文/革史料未充分披露的情况下,即便我党现在突然开明了,准许建,那么塞进来的肯定是决议那套东西,这套东西与西洋楼主人这帮善良的孩子认为的错误不同,其错不在否定文/革,而是为不否定毛,不刨党的祖坟而对文/革真/相的曲意回护。

  譬如,1967年2月发生了什么?在今天官方的浩大历史叙事里,这个时候发生了一起正气浩然的“二月逆流”,即一批老革命终于很生气了,骂了中央文/革小组的几个人。当时官方报纸也猛批了一阵“二月逆流”。但在那个时代对最多数人影响的事件是什么?是“二月镇反”。但这个当时让所有监狱看守所都暴满、被迫借用学校、机关来关押人犯,有数十万人遇害的大规模镇/压,却在官方有关文/革的资料里不见一字,无论是金春明还是苏采青等人撰写的文/革大事记里,都只有高层党内健康力量对文/革的反击,以证明毛并不能代表党,总体上党的肌体还是健康的,至少有很多健康力量的。

  历史总会对细节做出选择,但是,是保留证明党有健康力量的细节重要呢,还是保留毛以及党对人民的残暴细节更重要?答案不言自明。而这样的选择,实在是有很多啊。

  何为伪史,何为信史?文/革就是。
  
  最有趣的,还是那个五一六反/革命/阴谋/集团。
  今天回顾,最早的五一六,无疑是毛责东在学生中真正最纯粹的知音。如果西洋楼主人同学早生四十年,该是该组织的成员之一吧。该组织拥有真正的火眼金睛,早在1967年就发现党内其实周恩来才是真正的毛主义的最大叛徒。于是乎,毅然奋起,未奉旨就先造了周先生的反。
  但是,在毛的心里,不同性质的敌人清算的顺序大有不同,他的敌人首先是危及其权力的官僚,其次才是妨碍其实现原始军事共产主义公社理想的官僚,周显然是后者,但周的滑软又决定,无论毛想以什么体位折腾中国,周都会顺从地帮忙。因此,至少在毛还没找到大批能理解他的同志之前,周这种内心反感但却乐意配合的人暂时还是要保留的。

  于是乎,可怜的毛的小知音们被毛本人残酷地打成反/革命/阴谋/集团。
  ——镇/压五一六,从1967年8月末延续到了1972年,是文/革中被镇/压的反动集团中延续时间最长、抓人抓得最多的一个。最恶搞的是,最开始的牺牲者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最贴心的中学生,到了最后,不但萧华、杨成武这些人成了背后的组织者,连王力、关锋、戚本禹、陈伯达、林彪、叶群都统统被圈进来算成五一六反/革命集团的组织者(——当然,王、关这些人一点也不冤枉,他们知道毛迟早要搞掉周,但却不知道毛要搞掉周的时间表,也许是立功太切了吧)。如果它不是牵涉了太多的大人物,又在当时官方宣传机器上出现得时间如此之长,很难认为它会被认真提及。
  有趣的是,各种官方材料你可以看到不得不对它都有提及,但却没有一个能要后来者知道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除了题了几句要这些人的命的批语外,毛还在干什么?周又干过什么?江妈妈在干什么?一切都没有答案。

  中国有很多很多像西洋楼主人这样的毛的后来知音,都对《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忿忿不平,以为蓄意妖魔化了伟大领袖。是党内一小撮走资派的反攻倒算。


  同志们,不要不知道真相就乱冤枉好人啊。该决议中关于文/革的这一部分,是毛的大秘胡乔木同志执笔地,而且得到了邓/力群同志地大力帮助,关于乔木同志这段文字对党内的答疑,是力群同志亲自写地。

  如果乔木同志和与力群同志尚不可信,那么党内我们还可以信任谁呢,还有谁能代表更坚持毛主义呢?毫无疑问,胡乔木和邓/力群同志对伟大领袖毛的评价,虽然令今天的许多年轻同志不快,但这却是党内迄今为止能得到的最高的评价了。

<< 击鼓传花 / 如果毛在1930年得到天下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魔鬼教官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