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如果毛在1930年得到天下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如果毛在1930年得到天下

  审判赤柬的国际法官两个月前已公布名单,但开庭时间却被不断延迟。当年的罪恶魁首大都以死亡逃脱了惩罚,而柬埔寨长期的战乱和动荡则使那些基层罪犯自动被赦免。今天对红色高棉的审判多少流于一种正义必将昭告天下的意味。

  不过,乔森潘同志还是没闲着,曲曲折折地找到中国大陆的书商,希望他为自己辩护的自传能在大陆出版。是否他指望这能得到中国的同情在最后施以援手?今天柬埔寨不断有人要求中国政府为自己的罪恶忏悔,相信中国政府不会再趟这混水了吧。

  中国经常有善良的报纸说,赤柬人口灭绝政策是西方大事夸张的造谣诋毁。如果西方基于意识形态的仇恨必然不可信,只有社会主义国家的宣传机构才可信,那么,这些善良的同志还是相信赤柬大屠杀的数字为好,因为赤柬执政短短几年造成的人口灭绝,并不是西方公布的,而是越南公布的,那些大屠杀的万人坑不是西方人发掘出来的,而是越南,最早揭露柬埔寨残酷大屠杀的,是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集团。如果越南是侵略者而不信,那么此前最早向世界披露赤柬早已把首都金边变成一座无人空城的电影证据,也不是西方记者,而是南斯拉夫记者在汽车里偷拍的。

  人类直到进入二十世纪,才发明了一种和平建设时期可以比长期残酷战争消灭更多人口的制度。这种制度的奇迹只在越南成为惟一例外,当然那些制度是被强加于人的傀儡国家就好得多,比如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因为外来者总不好像在本国那样亲自去动手,否则,矛盾就由内部矛盾变成国家之间的矛盾。所以它们人口消灭的办法是逃跑,一旦傀儡国家彻底独立,它还是会补上消灭人口的一课,比如我们的邻居朝鲜。但大量消灭人口问题,似乎还是有规律可循。愈是这种制度在全国建成的过程迅速,则和平时期消灭人口的效率和热情愈高,愈是过程艰难长期,则效率和热情逐渐降低。前者如苏联、柬埔寨,后者如中国。

  很多人肯定不同意中国消灭人口的热情和效率较低的观点,因为按照中国官方含混不清的说法,中国被消灭掉的人口也是这些国家中数量最多的。但是,如果考虑到中国巨大的人口基数,显然中国的消灭比例是非常低的。

  中国最终消灭人口的效率低下,我以为与制度建立过程之漫长艰巨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由于中国建立该制度过程之艰难漫长,最初那些最狂热纯真的理想主义者大都在奋斗过程中被牺牲掉——这种理想主义事业的组织成员淘汰过程,肯定是一种逆淘汰的过程,越是理想主义者越会最早被淘汰掉。先是十年内战,再是八年抗战,再到最后又是三年内战。理想主义者如果还有活下来的,恐怕早就边缘化了,要么就是遭遇现实血淋淋的教训不得不改弦更张了。

  最简单的对比,是三十年代与四十年代我党农村政策的本质区别。更别提我党三十年代在白区的极端政策与四十年代的统战工作之别了。如果我党1930年就夺得天下,还会有四十年代那么多糊涂的知识分子同情入股么?以我党三十年代在苏区对自己和对百姓之残暴,不难想象当时我党若一统江山,在全国会发生何等人口消灭的壮举。毕竟当时我党控制地区是反动势力最小,反动阶级最少的地方,饶是如此,尚有如此之多的敌人可杀,一旦我党获有花花世界,何时才得封刀。

  数年前,在郴州参观湘南暴动烈士纪念陵园,刻有七千多名字的纪念碑旁边,还有个夏明震的墓,此人之兄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夏明翰。今天官方史称,夏明震死于“受反动分子煽动农民的胡乱砍杀”。实际是夏明震同志未考虑到环境是否允许,就断然奉命把京广线两百公里沿途城镇村庄全部迁到山中,然后一把火全部烧光。想来,波尔布特同志知道都会说,此事“秃森破,馊耐夫”,须建立全国政权后才好搞。果然,原本跟着干革命的农民一发喊,扯掉红带子换上白布条。乱矛杀了夏明震。彼时夏明震才年方十九,做事激烈,须怨不得他,而发布命令的中央同志要在今天,连进入第四梯队的年龄都不够。

  ——“三岁看大”。我党当年的作为,注定了得到江山之后,要重新清算股东,重新清洗董事会管理层。自然,首先要与受鼓惑欺骗入伙的民主人事分道扬镳,——除非你是彻底旧式的帝王身边帮闲遗老之类的人物(——毛特别喜欢这类苍蝇般的人物,如章士钊、周善培、张元济,至于新派民主人士,则是一个不喜欢),再接下来,是清算自己周围的同志,先是观念路线不同的,后是“事务主义”的。如果毛把这一切提前二十年,在抗战结束后就立即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按照自己的理想折腾,他就不会睡在广场而是埋尸某个荒山沟里了。

  有个不能不说的问题是。今天都说斯大林同志的残酷和列宁同志临死之时对斯大林的警惕,仿佛苏联人民如果“选择”了其他领袖,或者列宁不死,苏联的灾难就会小得多。本人严重不同意这一总结。事实上,就官方史料中可见的斯大林与列宁的观点之争来看,就经济问题的观点,以今天标准,显然斯大林要更为正确,更刘少奇一些,而与斯大林那些斗争失败的同志,其观点未尝不比斯大林同志的更严酷。某种程度上,苏共建立政权时,领袖群体中残留的理想主义者要远多过中国,斯大林多少扮演了这个淘汰理想主义者的角色。如果按革命理想看,毛泽东是典型的托派,不过,“托派”这个名字在毛那里变成了清洗斗争自己同志的棍子而已。如果当年是托洛茨基同志上台而不是斯大林同志,苏联人受的苦难和死掉的人,也许远多过斯大林时代。也正是由于“托派”的不断革命论有强大的理想主义色彩,苏联控制之外的世界,托派才有更广泛的号召力,也正是因此,后来替代了托派地位的毛主义在世界有远超过斯大林主义的感召力。

  斯大林同志残酷归残酷,但或许还真算得上正牌的马克思主义,早年深受巴枯宁、克鲁泡特金影响的毛同志,脑子里更多的是无政府主义和空想社会主义,和马克思主义倒没太多关系,所以才有比斯大林同志更浪漫的建设人间天堂的妄想。这点,波尔布特算是毛最好的学生。
  当然,毛获得江山时,年纪已比列宁死时还大,比斯大林掌握全国大权时也大得多,所以,折腾起来的热情不复年轻时,而党内理想主义狂热分子大都被残酷革命淘汰,其他领袖被长期的革命搞得终于的成熟务实了许多,尤其是中国建立建立江山时,是用枪支人马与其他小党一并参股建成的董事会,这大大增加了毛折腾中国人民的难度。尤其是,我党三十年代后期开始,对外广告和自我教育被迫参杂了大量民族主义理想,而非苏联革命式的意识形态理想。

  如果毛在1930年就一举获得天下,中国会是何情形?他在党内的高层同志大都会是空想社会主义的同路人,比毛更狂热者大有人在,因此不会有来自整个党内从上到下的抵制,新政权中不会有那些当作招牌的民主人士、那些需要消灭的资产阶级、那些需要改造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那些宗教上层人事、那些民族人士……总之,没有这些人在政权内碍手碍脚需要分而治之,只有政权内的团结一心,想怎么搞就怎么搞。

  所以,我们不妨直接看看赤柬掌握柬埔寨江山后的作为。消灭阶级、消灭城乡差别、消灭货币、消灭商品交换、消灭社会分工、消灭社会科层组织……这些无一不是毛的理想,不过在着手之前已经永远失去了机会而已。发动文/革,虽是为理想铺平道路的准备,但大伤元气及毛本人深刻感受得到的强烈反弹,使毛只能把这些空想带进水晶棺内。

  如果毛在1930年就一举获得天下,中国一定会创造和平时期消灭人口的绝对记录:
  赤柬1975-1979年执政的三年又八个月里,为实现革命理想,消耗了800万国民中数百万辜负了伟大理想的人口,具体数字有所不同,最大数字是今天的一种说法300万,多数人认同的是200万,最少而似乎只为中国使用的是100万。按照三个数字的比例,则毛1930年掌握天下,将在三又八个月里消灭6亿人口(1953年人口普查为5.82亿,考虑到1930年后中国战乱造成人口大量伤亡,算当时人口同于1953年水平)中的2.25亿、1.5亿、7500万。

  ——上述数字仅为用各种方式肉体消灭掉的,如果全国人民能团结一致抵御外辱,排除境外干扰,则被消灭的人口,除了这个数字还会继续按同样速度增加外,还要加上饿死数千万乃至上亿的人口。

  虽然这个数字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世界上不可能有比中国更多的人口国家采用这种制度。

  当然,按照毛责东同志在二十一世纪的知音“西洋楼主人”同学“不是主席辜负了人民,而是人民辜负了主席”的说法,这些“辜负了主席”的人民逐渐都被消灭掉,也不是不可以。

  
<< 二月镇反和五一六集团 / 新书广告:是什么妨碍我们认识日本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魔鬼教官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